.com每日更新、跨平台、免安装在线播放
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人妻女友»不要欺負老實人欺負就操你娘仨
不要欺負老實人欺負就操你娘仨

??在東北一個非常偏僻的山坳裡,天上的白雲像一團棉花在空中飄來飄去,莊

稼地裡,金黃色的玉米連著一片,高粱紅著臉低下了羞澀的頭,像一個大姑娘在

山風中輕輕搖墜,大豆搖搖擺擺互相碰撞,在風中沙沙迴響,田地裡的莊家演繹

著大自然的秋天美景。



在山坳的羊腸小徑上,一輛小毛驢車悠閒的走著,車上坐著一個40多歲的

壯漢,此時的壯漢緊鎖著眉頭,嘴裡吧嗒吧嗒抽著旱煙,秋色美景也帶不走他那

憂愁的心情。



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東村的劉老憨,劉老憨生性老實、憨厚,全村公認的好

人。後經人介紹去年取了西村的一個寡婦,當回想起結婚當天,劉老憨現在愁楚

的臉上流出了甜美的笑容。



結婚當天,因為村子小也就20多戶人家,除去孩子和外出打工的沒有幾個

人,草草的辦了兩桌酒席,酒席散後,劉老憨破無急耐地抱著新媳婦就要上炕,

好結束自己40多年的光棍生涯。進屋後把媳婦放到炕上,然後用粗糙的雙手扒

光了她的衣服,又快速把自己的衣服也脫光了。



寡婦用顫抖的聲音說:「把門關上,叫人看到不好。」



劉老憨一步竄過去關上門,回過頭像一頭老虎撲向了小鹿。已經40多年沒

碰過女人了,現在被這樣一個女人勾引著,劉老憨這老光棍那受得了。劉老憨越

想越亢奮,心中欲火就越火熱,單身這麼多年,突然受到如此強烈的勾引,全身

血管汾張得幾乎就要爆烈,胯間陽物脹得青筋爆突,鵝蛋大的龜頭也不住地彈跳

著。



劉老憨上炕後看到,媳婦胸前一對大乳房,比剛剛從蒸籠裡拿出的饅頭還要

飽滿,令人相當眼饞。更銷魂的是,一雙修長而健康的粗壯大腿,倍添野性的誘

惑。但最要命的還是那陰毛密佈下體的小穴,又紅又嫩。



? ? 看到這些劉老憨呼吸驟然停止,一顆心幾乎要跳出他的胸腔!他深深吸口氣,

睜著一雙大雙眼注視著,看著他最憧憬嚮往的地方。



這時新媳婦輕輕叫了一聲,並羞澀地說道﹕「你自己看看你那東酉,硬梆梆

的,整條東西青筋暴現,好嚇人哦!」



? ? 同時雙臂舒展張開,把劉老憨環抱著倒在自己赤裸裸的肉體上,然後把手伸

到他的胯間,捉住他的大陽物塞進了自己的淫穴中。



劉老憨的陽具插進淫穴後,那積壓了40多年的欲望,一下子像火山噴發一

樣噴射而出,插進去一下沒抽動就把精液射了出來。



劉老憨尷尬抽出軟下來的陽具,看著淌出精液的淫穴說道:「媳婦,我伸手

摸摸可以嗎?」



新媳婦地低聲說道﹕「要輕一點哦!你粗糙的手可不比那東西,小心會弄痛

我的。」



? ? 說話的同時,手握住劉老憨的陽具慢慢的搓動著,在雙重的刺激下,劉老憨

的陽具再一次勃起,掰開新媳婦的大腿,把大陽具又一次深深的插進了媳婦的淫

穴裡。這一夜劉老憨反反復複做了6次,把所有的積蓄都給了新媳婦。



自從娶到媳婦後,劉老憨成天樂的合不上嘴,對媳婦那是百依百順,叫攆狗

從不打雞。劉老憨這種為令是從的性格,就養成媳婦專橫跋扈一手遮天的獨權。



? ?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劉老憨的媳婦更是得寸進尺,對劉老憨不是打就是罵,

劉老憨是個老實人,一不會打人二不會罵人,被打、被罵氣的是腦門紅筋暴起,

滿臉通紅。



有一天忍無可忍就回了一句:「操你娘仨。」



劉老憨的岳母家就仨個人,岳父早年病逝,就岳母加劉老憨的媳婦和小姨子

三口人過日子。小姨子已結婚嫁到了鎮上,因家庭貧窮在公公家常被歧視,一賭

氣撇下孩子又回到了西村,要是不接我我就不回去。劉老憨知道小姨子也在家,

和媳婦打架也不會罵人,就隨嘴流出了「操你娘仨」這句話。



罵完這句話後,劉老憨的媳婦鬧的就更厲害了,邊打邊推搡著劉老憨邊說道:

「去、去,現在就去,你要是不去你就沒長籃子,你要是不敢去就不是你媽升的,

你爸揍的。」



劉老憨聽後就更來氣了,到院裡套上毛驢車就出了門,趕著車奔西村而去,

就出現了本文開頭的一幕。



劉老憨趕著車到岳母家,看到岳母在院子裡搓著苞米,小姨子正在打掃院子。

岳母擡頭看到姑爺來了就問道:「姑爺今天怎麼有時間來串門,我閨女呢?」



劉老憨回答道:「你閨女在家看家呢,叫我套車來接你,晚上去鎮上去看大

戲,說都是你喜歡看的。」



岳母聽後說到:「不去了,我都這麼大歲數了,就不給你倆添麻煩了,你倆

的一片孝心我知了。」



劉老憨一聽就有點急了,馬上說道:「那可不行,你閨女的脾氣你也不是不

知道,我要是不把你老接去,就你那閨女還能叫我進家門?非得給我罵出來不可,

去吧,看完戲我再把您老給送回來。」



劉老憨岳母想想也是,就那暴躁閨女什麼事都能做出來,非得難為姑爺不可。

就說道:「好吧你等著,我去換換衣服,跟你去。」



劉老憨看到岳母去屋內換衣服,回身走到小姨子身後,伸手摸了下小姨子屁

股。小姨子正在貓腰掃地,嚇的一下子蹦的老高,回頭罵道:「你這召千刀的瞎

摸啥?小心我告訴我姐,叫她收拾你。」



劉老憨聽到也沒說啥,又問道:「娃他老姨想沒想俺?」



小姨子馬上說道:「想你了咋地,你敢嗎?我姐要是知道,不會把你撕了

呀?」



劉老憨說道:「先不說你姐,如果媽命令你給我,你給嗎?」



小姨子想都沒想就說道:「俺聽娘的,娘要是同意,我就給你。」



這時岳母換完衣服走了出來,告訴小姨子看好家。



對著劉老憨說道:「走吧,趕車慢點的。」



劉老憨趕著車就出了院門,向東村方向走去,剛走出100來米,劉老憨急

停住車說道:「剛才出來急,忘了一件事,你閨女叫我帶一辯蒜回去,說家裡的

蒜沒了,千萬別忘了。真叫我給忘了,要是沒帶回去,你閨女又要急眼了。」



岳母一聽,說道:「行,我在這裡等你,你回去取,蒜在東屋外牆上掛著呢!

快去快回。」



劉老憨聽後,下了驢車就往岳母家跑去。進院後也沒去取蒜,直奔小姨子抱

去,小姨子嚇的東屋西屋來回的跑。



岳母在車上左等也不回來,右等也不回來就有點著急了。在車上站起身子手

搭涼棚向家望去,看到姑爺和小閨女在院子裡來回追逐。就想到,這閨女也太不

懂事了,你姐夫要一辯蒜怎麼都不給?



就在車上喊道:「老閨女,給你姐夫一遍。聽到了沒,給你姐夫一遍。」



劉老憨的小姨子一聽,母親都同意給一遍了,回頭向屋內跑去。進屋跑到炕

上等著劉老憨,劉老憨進屋三下五除二就把小姨子的褲子扒了下來,同時也退下

了自己的褲子,站到地上就把小姨子拉到炕沿邊上,掰開大腿這一看真是應了過

去那句老話。



月亮彎彎掛樹梢



小倆口結婚頭一招



掰開大腿這一看



砍刀饅頭來一刀



看到白白的淫穴,劉老憨的大陽具已高高的挺起,為了抓緊時間也顧不得憐

香惜玉了,劉老憨手握著大陽具掰開小姨子淫穴,後腰一挺,整根的陽具就進入

了小姨子的體內。



? ? 小姨子疼的眼淚刷的淌了下來,同時罵到:「死鬼你就不能慢點呀,我下面

還沒出水水那。」



劉老憨那能聽進這些,巨大的陽具在小姨子體內快速的抽動著。隨著劉老憨

劇烈的抽動,小姨子的快感也隨之到來,淫蕩的喊聲也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喊

了出來。



聽到小姨子的呻吟聲,劉老憨的抽動也隨之加快,碩大的龜頭感覺到有一股

熱水在澆灌著,不消片刻就雨收雲散,劉老憨的大肉棒在小姨子體內一陣劇震,

劇烈地射出了陽精。



射出精液後劉老憨迅速抽出陽具,提著褲子就往外跑,邊跑邊記者褲腰帶,

跑到東屋外牆摘了一辯蒜就往院外跑去。就聽到小姨子在屋內罵道:「死鬼你

要去投生呀?射的這麼快,跑的那麼急。」



劉老憨也管不了這些了,一溜小跑跑到驢車前,坐上車就吹趕毛驢往東村奔

去。回憶剛才的快感,岳母問了他好幾句,劉老憨都沒有聽到。岳母以為老閨女

沒給大蒜難為大姑爺,大姑爺不樂意,問了幾句沒回答就也沒再問。



劉老憨逐漸從夢鏡中回到現實,想到計畫已經成功一半了,抽著旱煙想著下

一步的實施計畫,想著想著就有了下一步的計畫。



驢車上劉老憨吹趕著驢車,行進中突然劉老憨大頭朝下跩了下去,倒地後雙

腳不挺的抽搐。



? ? 岳母嚇了一跳,蹦下驢車就來到大姑爺身前。拍打著大姑爺喊道:「大姑爺

你這是咋了?好端端怎麼從車上掉下來了?」



劉老憨慢慢睜開雙眼,看著岳母說:「媽,自從我和你大閨女結婚後,我就

撂下了一個病,每天這個時候要不行男女之事,我命休矣。看了很多大夫,都說

我這病是絕症沒藥可治。要想保命,每天這個時候就要行男女之事就沒事了。」



劉老憨岳母一聽就哭了,想到大閨女命也太苦了。嫁頭一家成了寡婦,嫁了

這家又要成寡婦呀!無論如何也要救我這個姑爺,就是我這老臉不要,也不能叫

我大閨女再成寡婦。



劉老憨岳母低下頭輕輕問道:「大姑爺你看這裡也沒有其他女人,看看我能

救你嗎?」



劉老憨一聽心裡就樂開了花,目的達到了。面無表情地輕輕點頭說道:「只

要是女人就行。」



劉老憨岳母顧不了許多了,脫下褲子就躺到了道邊,劈開雙腿就喊道:「大

姑爺快,我來救你。」



劉老憨聽到後,顫抖的站起身體向岳母走去,邊走邊往下脫著褲子,邊脫著

褲子邊看著岳母的下體,看到岳母的黑木耳就想到老人說的老話太對了,真還是

應了那句老話。



月亮彎彎照炕沿



老兩口結婚60多年



掰開大腿這一看



蕎面餃子沒捏嚴



劉老憨也不管黑白了,握著陽具趴在岳母身上就插了進去。



話說兩頭,劉老憨媳婦在家做完農務,左眼睛直跳。想到劉老憨出去有半天

功夫了,怎麼還沒回來,不要出啥事?



越想心越慌,心說不行我得去看看,劉老憨別做出傻事來。拿好鑰匙鎖好門就朝

西村走去,臨走時順手抄起了一根棍子,想到劉老憨你要是對我家裡人不敬,看

我不狠狠的打你。



出村後剛走一裡多地,就看到自家的毛驢車在道邊停著,就加快了腳步。來

到跟前就看見道邊有兩個人,一上一下翻雲密佈行著男女之事,上面是自己的老

公,下面竟是自己的母親。腦門火往上湧,舉起棍子就往劉老憨的後腰砸去,這

時正趕上劉老憨屁股往高擡,劉老憨屁股受疼後又往下落,就這樣一擡一打、一

打一落,每一次受疼劉老憨的陽具都深深到底。



這樣反反復複底下劉老憨岳母可受不了了,說道:「大姑爺你這那是接老娘

看大戲,就是你倆定大計呀,你抽出來她又打進去呀!你倆可要了老娘的命了。」



隨著時間的流逝,這件事是家醜又不可外揚,劉老憨和媳婦又不能離婚,這

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通過這件事,劉老憨媳婦再也不專橫跋扈了,對劉老憨百依

百順,倆人恩恩愛愛走向了更幸福的前程。


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